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七百八十一章 休命刀与原始拳印,神兵现世!(求订阅,求月票)

第七百八十一章 休命刀与原始拳印,神兵现世!(求订阅,求月票)

  轰!

  神九动了,这位自诸神国度降临的第一位神明子嗣,背后的紫金神体,隔着茫茫时空与他齐动,一杆紫金神枪浮现,与其手中暗金色的诸神之枪合一,朝着苏乞年洞穿而至。

  神圣天光凝成洁白的飞羽,萦绕着那一袭月白神袍,随着这一枪扎来,苏乞年仿佛看到了一道伟岸的身姿,屹立在诸天之下,将诸天道海都踩在脚下,无量神威如天渊倒转,那股强烈的压迫感,令他一身不灭意志,即便隔着身神一界,也剧烈摇晃起来。

  诸神真形!

  苏乞年知道,身为诸神的亲子,这神九一定能够勾动神祗真形之力,只是没想到这一位居然一下勾动,借用了九大神祗真形之力,这样一股浩大的力量汇聚一身,在其背后,那隔着茫茫时空的紫金神体,像是一尊活着的神祗,从远古年间投落下目光,带给了他无与伦比的压力。

  而这,也正是他所渴求的,能够逼迫他不断超越当下,令他感受到压迫乃至绝境的对手,时至而今,除了那几位未曾蒙面的同辈绝巅人物,在遭遇这神九之前,也就只有青衣少年那位曾经的故乡同族。

  他一身战意前所未有的高昂,但精神意志却无比的沉静,尽皆与意志战刀交融,晶莹的刀镡下,诛神两个古篆字熠熠生辉,煌煌如天日,他挥动意志战刀,横击那杆神枪,他常驻于身神一界,一身盖世战血极尽沸腾,战辉弥漫,在意志战刀上,交织出晶莹的纹络。

  铛!铛!铛!

  意志战刀铮鸣,铿锵作响,抵住了那杆神枪,一步未退,随即,两人展开了一场远比此前更激烈十倍不止的大对决,神圣天地剧震,不断有裂纹浮现,哪怕是属于那神九的精神世界,也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两大强者的力量宣泄。

  这是在跨入无上领域至今,苏乞年所遭逢的最激烈的搏杀,肉身诸天轰鸣,与精神世界不断共鸣,无论是刀法还是拳法,在这样的交战中不断圆融,生涩之气如同神铁千锤百锻,许多杂质被净化,渐渐混凝如一,不再需要刻意勾动诸法,休命真意扎根于刀与拳,就此成为他一身战法的根源。

  刀是休命刀,拳是原始拳印,两者皆以休命真意为根,前者侧重于道与法,肉身诸天之力,后者则专注于原始战血与人体神藏,以不灭拳为雏形,在步入盖世领域之后,渐渐蜕变成形。

  这是苏乞年而今一身武道之大成的两大杀伐大术。

  此刻,他一只手挥动意志战刀,斩出如雪的休命刀光,截断一切,斩破一切桎梏,一只手则捏动原始拳印,打出苍茫的天龙音,原始战血如一条璀璨的战龙扶摇而上,横击诸神的拳光。

  神九越打越心惊,哪怕已经勾动了禁法,他也没能真正压下这年轻的诛神者一头,其愈战愈强,那滂沱灼烫的战意像是没有止境,这完全与他印象中的远古人族截然不同,什么时候,人族挖掘出来了如此灼烫的战血与战意。

  更重要的是,甫一下界,就遭到了这样的同辈强敌,这不禁让他对于这后世的下界,生出了几分难言的忌惮之意。

  或许,时代真的不同了,从诸神黄昏之后,这天地间的主宰,就不再是他们这些天界生灵。

  但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逝,身为诸神的亲子,他需要做的,就是静候长生路再续,迎接诸神的光辉,再次笼罩这方诸天下,等待天界再开,封神路上,他们就有望走到尽头,真正登临神境,从而打破体内的血脉桎梏,诞生真正属于自己的神血。

  或许是五百招,也许是一千招,苏乞年一刀震开了那杆诸神之枪,一记原始拳印盖落在那神九胸口,而自身也被那冲起的诸神拳光击中了肩头,有晶莹的战血迸溅,比天阳还要炽盛,将一片星河击穿,乃至点燃,升起了熊熊战火。

  噗!

  神九咳血,诸神甲胄都被那一记战拳贯穿了,留下了一个硕大的拳洞,像是被天龙角扎穿了,他再次负伤了,脸色铁青,这显然让他不能接受,年轻的诛神者,从他勾动禁法之初的略处下风,竟渐渐逆转了战局,隐隐压了他一头。

  数息后,又是一击,那盖世的拳印震得他拳锋龟裂,露出金色的指骨,与此同时,诸神之枪被荡开,雪亮的刀锋战辉刺目,无量光辉内敛,伴着滂沱的天龙吟,冲击他的心灵,噗的一声,劈开了他左肩的甲胄,被肩胛骨卡住。

  该死!

  他一头如墨的黑发激荡,诸神之枪撩动浩瀚的阳河之水,震开意志战刀,伴着金玉般刺亮的神血溅起,又一记原始拳印落下,贯穿进眉心,他大吼一声,神圣天光一下尽归于身,整个神圣天地,都像是一下陷入了黑暗中,唯有其通体神曦暴涨,光辉灿烂。

  他震开了苏乞年的拳印,而自身也在踉跄倒退,到了如他一般的境界,滴血重生也不过等闲,但与同境强者的搏杀,有时候肉身的残破并不重要,一些至强的伟力,足以直接撕裂神魂,肌体毫发无伤,却已重伤欲死。

  轰隆!

  也就在这一刻,一杆青铜战戈劈落,裹挟着浩荡的时空乱流,那密布戈身的碧绿铜锈,赫然有几片剥落,一股苍茫的气息,令得那条清濛濛的伟岸长河,再次降临这神圣天地间。

  “你敢!”年轻的神子震怒,仓促间,诸神之枪扬起,截住青铜戈刃。

  砰!

  诸神之枪被震得生生弹起,冰冷的戈刃寒光迸溅,裹挟着时空长河的伟力,贯穿古往今来,压落而下。

  有神血溅起,年轻的神子闷哼一声,握着诸神之枪的手臂,竟被齐肩斩断,断口处光滑如镜,青衣少年向前逼来,嘴角挂着微笑,但眸光却很冷漠,淡淡道:“我有何不敢。”

  苏乞年瞥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虽然眼下胜负已经分明,但想要镇杀这神九,光靠他一人,恐怕还做不到,两者之间的差距并不大,而他渐渐也感到,借用的一缕远古天龙之力,已经开始有消退的迹象。

  轰!

  一双雪白的诸神之翼震动,年轻的神子撕裂了拍落的时空乱流,扶摇而上,朝着那朦胧的天国之门冲去,在属于他的精神世界中,虚空不是距离,几乎是念动间,他就到达了那天国之门前。

  “走得了吗?”

  青衣少年轻笑,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嘲弄之色,继而,伟岸的时空长河,竟一下横亘在了那天国之门上,挤满了这整片神圣天地,随着其青铜战戈落下,亘古的伟岸长河溃落,一下落在那虚幻的天国之门上,砰的一声,天国之门炸碎,已经没入了半个身子的神九,顿时被一股沛然难挡的巨力震了出来。

  他脸色难看,阴沉到了极点,但很快又恢复平静,只是一双赤金色的眸子,冷漠之余,更浮现出一抹森寒的杀意,他轻轻扫过苏乞年及青衣少年两人,语气冷厉:“既然你们不打算善了,那么今日就彻底了断。”

  继而,他深吸一口气,伸手虚握,一杆暗紫色的断枪,自虚无中浮现,落入掌心,断枪古朴,看上去有些暗沉,气息不显,甚至枪尖都断去了半截,断口处参差起伏,像是被某种巨力生生崩断,但无论是苏乞年,还是青衣少年,从这口气息沉静的断枪上,皆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倏尔,神九面色一白,张口就吐出了一道如金玉琉璃般,凝若实质的血箭,落在那暗紫色断枪上,被枪身一下汲取殆尽,而其一身神圣气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弱下去,与此同时,那暗紫色的断枪,开始轻颤,一股恐怖的气机,宛如一尊真正的神祗降临现世,甫一浮现,这整片神圣天地就轰然崩塌。

  “神兵!”

  一身青衣猎猎作响,少年露出几分罕见的凝重之色,不同于当下浩瀚星空所谓的以神金铸就的兵器,这口暗紫色的断枪,多半是一口真正的神兵,那是属于远古诸神的兵器,蕴藏了诸神之力,即便在远古年间,也是至高无上的杀伐之器。

  青铜战戈铮鸣,一枚又一枚碧绿的铜锈剥落,未明的气机弥漫,抵住这股恐怖的神威气机,至于苏乞年,则召唤了休命刀降临,以肉身道果与刀道道果之力灌注,令其复苏,悠长的刀吟声,像是可以划破诸天,同样将那弥漫的神威气机截断。

  就知道,没那么容易镇压住,遑论是镇杀了,诸神天功岂是这么轻易就能得到的,那九灭元神法,苏乞年觉得,以眼下看来,恐怕就算是镇压住了,也未必能够截取到其传承记忆。

  不过既然已经无法善了,苏乞年眼中亦有杀机浮现,这些诸神的后裔,如这样的神明子嗣,对于当今的星空诸族同辈强者而言,绝对堪称是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若有可能,当竭尽全力镇杀之,这样的存在,一旦长生路再续,必将一跃而起,成为浩瀚星空的不世大敌。

  :

亚搏体育app官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