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金光之荻花题叶 > 第十六章 杀局

  熟悉刀痕落入心田,虽是疑窦丛生,但精擅伪装的术者亦不会为“眼见”所迷。

  “嗯?”空洞双眸微阖,花稍作沉吟,已有决断。右手袖袍一扬,江山图景应时而出,循一抹芳魂化入风中。有质绢帛忽转无形灵息沿袭花先前行来所布阵眼,嵌入目下水光潋滟。

  泽万物·沐春秋·玄清御阴

  疏离声线吟诵咒文,荻花题叶挥毫若定,一点清圣灵光聚于笔尖,天际流云地行雨,飘飘渺渺无定向。

  超卓道氛外放,非为超度;圣木禀赋内藏,意在御魂。残酷战场之上,道域法修陡出玄门奇术,凭江山灵绢成阵,借亡者怨魂为墨,旨在复盘惨案真相。

  生者可以掩盖真相,但亡魂不会。凶手刀锋可以瞒过有心人眼目,却逃不过环境的见证。

  先天乙木青龙之气傍身,经年探索、磨合,荻花题叶所得可不仅仅是春秋易理。

  以医者所创丹青绘法入道,加之师尊有心点拨,花早在十二岁时便尝试借灵能沟通草木之效,一窥古树所历岁月变迁,体会以心作画的境界。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差不多阐释的便是此境玄妙。不过以当前修为而论,术者尚且无法维持此境太久,但倘若只是浅尝辄止,支撑侧写小道,却是足够了。

  阴魂影影绰绰,在阵式化转天地元气撑持下,逐一凝实浮现。在荻花题叶有心留念的剑痕,掌印处徘徊不去。

  察觉画中人物已全,尚欠东风,花心思把定,梦笔凛然换至右手,内劲三叠尽付指尖,灾变之能聚拢地气化作凌厉剑流,随风逐雨绵密无漏。

  哀丧剑意收束血染余息,勾勒一道无情月华。看不清面目的男子乍现,一石惊起千层浪,画中人影瞬动,复盘早先杀局。

  乱兵诀既成,自当功成身退。云手探出轻握女子柔荑,带走佳人,但见花雪二者身形腾挪中,悄然觑破奇阵运转之格律,顺势而上化入虚实之间。

  “这就是月当时的经历吗?”玲珑雪霏开口问道,立足旁观者地位确能更为接近真相。“嗯。”荻花题叶微微颔首作出肯定回应,“静观吧!”

  ……

  月影杳然,水声潺潺,尚且完好的竹居之前,数道人影严阵以待。蓦得,飒飒的染尘竹叶轻响,点明了原本微不可察的脚步,带出了一道神情淡漠,背负名武的嶙峋身姿。

  “芳菲阑珊,夙缘鶗鴃,风驷云轩愁誓约;夜蝶飞阶,霎微雨阙,剑锋无情人葬月。”

  疏冷语调不似人间客,剑者诗声、幽谷风声、将开战声,声声入耳,好似要共同演奏一曲凄美乐章。

  无情葬月,单人只剑,一赴天罗地网。

  山谷冽风吹动战袍,一言不发的冷残刀者,内心只剩执行命令的服从,手中弓刀霍然两分,冷酷坚定扑向目标男子。

  刀锋流曳,空气震响。刺耳的锐鸣,预示迫身的危险。身若常人,仿佛一丝戒备也无,无情葬月双足不动,静候血光袭身。

  转眼不过三寸之距,纵不知对手用意为何,驰名杀手目光专注不改,手中双刀猛往内合,临高砍向无情葬月胸前。

  无情葬月微一仰脸,险险避开逼面锐芒,右掌隔空运气导引背后三尺青锋,名剑灵动旋身三匝,格开敌手兵刃,稍挡来势。

  但闻一声铿然,剑者步伐稍退,半空连鞘古武兀自旋转化消刀客巨力,随后剑柄似迎还送轻巧落入男子掌握。

  剑尖斜竖平绕,以腕为轴运力,血不染避实就虚,云剑撩开怒关强劲,顺手一拨冷冽刀锋,竟朝背侧蓝衫杀手而去。

  “吾配合你!”

  鹰眼锐芒一闪,蓝衫杀手倏挽剑花,轻退半步卸去肃杀刀威,随后轻薄剑身化作灵网,分散罩落,意图擒捉无情葬月。

  棕眉微皱,察觉绵密招式诡异难缠,指间青锋行滞,剑者心思电转,脑中回想养父所留武道精义。

  “仙舞剑诀真意不在术法变幻与内力深沉,只要用心,即使失去变转余地,亦能再展其风。”剑谱注解历历在目,昔日不通之处在亲身验证之下,豁然开朗,“以静生柔,以柔蕴气,蕴自然之气便可蕴自然之动。”

  仙舞剑诀·神虹开道

  无情葬月行招如流水,剑贴身,走立圆,背身挂剑腕花一抖,擘画绚丽景致,但见天际霓霞虽慢实快,登将罗网彻底撕碎,恢复雁行剑最初形态。

  竹鞘锋芒抵住轻盈剑脊,趁势削向敌者手腕,剑者正欲反守为攻之际,又是破空声响入耳。

  先前交锋,冷残刀客只觉一招落空,心头空荡荡的难受。骤然又见己身刀芒反被利用,蓝衫杀手拆招变式续又反攻。

  刀者心思一转,兔起鹘落间已然占据谷中制高点,并刀转弓,猿臂撑持骨弦,铁胎弓身开如满月,数道疾速箭影,射向无情葬月四肢关节,欲将男子逼向死路。

  剑者听风辨位,足下忽起神云飘踪,遗憾撤剑旨在避开背后寒星。步伐将启瞬间,无情葬月忽感肌肤生疼,双眼一扫,不意间捕捉到一抹晶莹。

  略一定睛,男子惊觉己身周围不知何时已然布下无形飞丝,交织成困兽杀阵,细丝见红,点点血珠在波光明灭间熠熠生辉。心知不妙,剑者沉稳不改,冷眼倏开,身法再运彷如飞蛾扑火一般,执意突围。

  下一刻,焰色乍起。

  这一瞬,骤然无数血光如丝由全身向外迸射,血雨交加,染红一身褐裳!

  漫天殷红在无形牵引下附在蛛网之上,汇成涓涓细流,迷雾掩盖之下些许血光悄然窜入有心人指间,幕后编织者兀自品味着青年热肠,嘴角轻勾,陶醉神色一览无遗。

  无形丝结合嗜血特性,别有加速落网者体力消磨之功。眼见猎物挣扎,蛛网主人内心愈发雀跃,期待猎物将死之时那绝望而又无力的神情。

  先前蓝衫杀手在无形网罗中失了踪迹,霎雨微寒掩去逼命冷锋,唯留红雾中那丝不谐杀意若有似无。游离在外的杀手身影看似浅淡而渺茫,实则等待幕后者信号,时刻准备发动致命一击。

  有备无患,很符合杀手组织的作风。

  血腥余味未散,蛛网主人兀自接续的嗜血举动仍在三人掌握之中。这一点无情葬月知情,但杀手并不知情。

  方才如雾鲜血收束并非单是无形丝奇效,更有邪剑气息在后推波助澜,剑意浸润无声血雾悄然侵入蛛网主人筋脉。气机为引揭露暗中操纵者之方位,左手骈指快动,名招立现。

  仙舞剑诀·神影指路

  掌中敌手余劲迸发,幕后杀手顿感真气行滞,急忙收回索命冷线,然而原本如臂挥指的独门兵刃,却在下一刻成了无常化身。

  缠绵柔丝在无情葬月左手牵引下,舞成迷离剑影,令人眼花缭乱,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有的放矢,目标紧扣飞丝之主。手上残留血气仿若黑夜里的一点烛火,无从隐藏。

  光影交错一瞬,蛛网主人但感喉头微凉,旋即便是永坠黑暗,倒下的尸身瞳孔中惊骇、惘然神色不一而足。

  说时迟,那时快。杀网撤去刹那,箭影已然近身三尺。无情葬月身似燕穿柳梢,飘然暂避足边锐光。左手逆杀同时,空中陡一转身气化行云流雨,剑如雨幕绵密斜去,是与他人不一的独特剑武!

  明黄剑身横斜拦下一道欺身疾影,剑穗摇曳间正欲再揽后来箭光入幕,行至半途突遇变数。

  冷锋映眼刹那,无情葬月陡觉不妙,忽来兵刃格住锋鞘一体之长剑,却是攻敌所必救。男子脑识再转,真力再运逼退蓝衫杀手,身形趁势一沉。

  撕拉一声,箭芒划破布帛,在剑者肩头留下一道深可见骨伤痕。

  蓝衫杀手一招失手,三道箭光亦随之偏差射入山壁,箭尾翎羽兀自震颤不停,昭示着冷残刀客于射艺之上的不凡修为。

  数度攻守交换过后,杀手,刀客眼神默契交换,随后快影流变间化入风中,消逝无踪。

  见状,久经围杀的无情葬月丝毫不敢放松,手中青锋紧握,静待后手入场。

  不出所料,又是一批杀手出现,虽不及先前三者取命技艺千锤百炼,但所结八山伏虎阵亦是难缠,个中战斗自不必提,又是一番体力消磨。

  全歼眼前敌人过后,剑者犹是冷静,琥珀瞳孔警戒不减,身影屹立不摇紧守方寸,静待刀剑二者出手。

  “汝还是大意了?”遗憾又带着杀之后快的意味,叹息语调伴随风声呜咽,回荡空谷之上,辨不清来路。

  指望杀手公平决斗,本就是天方夜谭。何况猎杀对象之能为非同一般。

  “是毒!”

  话音未落,无情葬月只觉足下一阵虚无,当机立断运功压下毒素侵入心脉,凝神戒备。

  但冷残刀客却已抓住时机,窜近无情葬月身侧,猛然挥刀斩落。

  怒马腾关,弓刀之上绿芒大盛。迅勇一击映入眼中,无形丝上所携毒质,加速宿主真元消耗,无情葬月终究内力恢复不及,并步点剑破招同时,右手却也若受雄劲震荡,血不染霎时脱手抛空。

  “冷邪之贪。”

  蓝衫杀手眼看此景,雁行剑倏运极招,红月泣血,一剑疾刺无情葬月眉心。邪气、贪欲化成层层魔考,挑动眼前人之神经。

  察觉眼前人先前招式,尽是不同于名号的清圣沛然,蓝衫杀手绝式上手,打算借心魔之剑一坏道者修为。

  果不其然,如雁剑影映眼,男子身形登时一滞,仿佛陷入幻境无法自拔。蓝衫杀手眉一凛,掌下动作再快三分。

  一声铿锵过后,杀手本能察觉不对,定睛细观,轻锐剑尖赫然抵在拔俗竹鞘之上。

  但见眼前人盈杀意满袖,运剑重意迅影绝伦,汇正邪两极之气,脱手之剑竟是收缩自如,翻手倒握辗步而回,一挡致命锐芒。

  “你的剑,”低沉声线带着一份可遇不可求的迷惘,无情葬月眼中血光陡升,“让我忆起,”

  “那最瑰丽的谜题了。”

  坚不可摧的清净竹鞘轻巧拦下袭身快剑,纤长五指真力再运,血不染倏升三尺。

亚搏体育app官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