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诡术世界调查员 > 第七百一十章 远古神战

  自那一日一战后,夏耕在真符世界驻扎下来,理由是有星辰主的走狗在此,他不能不管。

  不过因为嫌弃田籍的世界狭小又丑陋,所以他并没进入其中,而是暂居在世界护膜外的一块巨石之上。

  田籍心中巴不得他如此,正好在外拱卫自己的真符世界。

  虽然失去兵主神念,他再也无法制作催耕其实,但得到夏耕当保镖,不亏反赚。

  毕竟催耕骑士数量再多,又如何比得上一名秩五亚圣级的大能?

  况且按照夏耕说法,此时秩五,不过是他虚弱的状态。

  等他将来彻底恢复,估计境界还要更高。

  ……

  夏耕似乎已经太久没有说话,一个劲地拉着田籍了解这个时代的一切。

  田籍不厌其烦地与他讲解,顺便也想从对方身上,了解一些上古秘闻。

  如果能挖道有秩者入圣的传承,乃至登仙之事,那就更好了。

  只可惜夏耕当真忘记了很多事情,只保留了最基本的战斗本能,与自身相关的少许记忆。

  不至于像过去的催耕们那样行尸走肉,但也失去了绝大部分记忆。

  他甚至不知道“有秩者”是什么。

  “莫非阁下所说的‘中夏’之地,没有‘有秩者’的说法?”田籍好奇打听道。

  “若汝所谓‘有秩者’指的是天生具备非凡伟力之人,那自然是有的,而且还不少。”

  田籍留意到对方字眼中的“天生”二字,立即明白这跟当世的有秩者不是一回事。

  因为按照当下普世说法,有秩途径,是凡人步入超凡,掌握伟力的阶梯。

  虽然能踏入有秩途径之人终究是少数,但除了鲛狄、鸟夷那些祖神信仰的异族,人族的有秩者,的的确确是从凡人阶段一步一步走来的。

  不存在“天生”的说法。

  “大概只有古神异兽之类的,才会有天生一说吧……”

  ……

  夏耕虽然不知道有秩者的存在,但对“兵主”这个概念却不陌生。

  按他的说法,“兵主”是他们一族至高无上的君王,如同神灵。

  他与他的族人,一直追随“兵主”征战万界,直到某次大战不幸落败,被敌人封印沉睡。

  “所以打败你们的那个敌人,是星辰主?”田籍想起两边宿怨,猜测道。

  “壬女那贱婢也敢自号为主?”听到田籍措辞,夏耕顿时怒气勃发。

  如同他有脸庞,此时必定是“目眦欲裂”的表情。

  “壬女?所以星辰主是位女神?”

  “哼,彼不过是天生之精,哪里称得上‘神’?”夏耕对于星辰主极为鄙视,“在吾主横压中夏之时,彼如丧家之犬,只能在吾主麾下为奴为婢,承欢求存。”

  “后中央之帝崛起,吾主与其激战正酣,一时难分高下,便心生一计,遣壬女贿赂中央之帝麾下得力大将,以求里应外合。”

  “不曾想壬女早有异心,趁出使之机,偷走吾主一丝兵道精粹,叛入敌营!”

  “那中央之帝原本就吃亏于统兵之道不如吾主,只能靠神兵利器勉强支撑。如今得壬女相助补齐短板,终于转守为攻。吾主措不及防,兵败如山倒!”

  说到这里,夏耕语气莫名哀伤:“此后吾战败被俘,被中央之帝砍去头颅,镇压于巫祖山下,沉睡至今……”

  难怪你没头没脑了……

  田籍心中嘀咕一声,又道:“所以兵主被星辰主取代,便是因为此役?”

  “吾在族中不过‘天兵’位阶,对神主之事了解不多,如今失去大部分记忆,更难说情。”夏耕语气迟疑道,“而且壬女那贱婢投敌以后,似乎又有际遇,为冥冥之中的天命所承认,位阶在短短时日内,狂飙突进,连吾主也多有忌惮。”

  “吾只隐约记得,到战事末期,那贱婢在中央之帝军中,已经有了九天壬女,玄女娘娘之类的尊号……”

  九天壬女?

  玄女娘娘?

  九天……九天玄女?!

  这一刻,田籍心中掀起惊涛海浪。

  虽然他一直感觉这方世界的很多神话传说,都跟前世的见闻类似。

  但因为有超凡力量存在,加之神灵的名讳凡人不可言道,单凭一些生僻的别称代号,很多时候都与前世所知对应不上,他就没有往深处去想。

  然而此时此刻,听到“九天玄女”的尊号,他终于彻底反应过来。

  原因无它,实在是这位女神的名头,太过响亮。

  按照前世的神话传说,若无这位女神在涿鹿之战的关键时刻,下凡相助黄帝,就没有后来华夏文明的传承。

  莫非,夏耕参与的就是此战?

  “那个,冒昧问一下,中央之帝是否来自轩辕氏族?”因为不知道中央之帝是否陨落的神灵,田籍不敢直呼其名讳或者其他尊号,选择旁敲侧击。

  “咦,汝知晓上古之事?”

  听到夏耕莫名惊喜的语气,田籍心中不禁暗暗吐槽,我不但知道你们对手来自轩辕氏,还知道你们一族叫九黎氏,你们兵主有八十一个兄弟,在被敌人砍头之前,全都是牛头人……

  “照此说来,夏耕经历之事果然与我前世记忆有关……莫非中夏之地,就在地球?”

  意识到眼前的巨人,很可能是一位“地球老乡”,田籍不禁再次试探问道:“你们与中央之帝交战之地,是否名为‘涿鹿’?”

  只是这一次,夏耕却有些疑惑:“‘涿鹿’是何地?”

  “呃……或者叫‘阪泉’?”

  “‘阪泉’又是何处?”

  “好吧……”

  田籍轻叹一声,心道果然不是这么简单能对应上。

  且不说前世这些人物、地名在只是神话传说,含有大量以讹传讹的成分。

  单单是世界的底层规则构成,两边就完全不一样。

  这点调查员前辈早已有结论。

  “也可能仅仅是平行世界之类的,恰巧相似而已罢……”他心中遗憾想到。

  ……

  夏耕修养之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吐槽田籍的真符世界。

  他说曾经追随兵主征战八方,见识过不少多姿多彩的天地,从未有田籍这般简陋的。

  田籍心道你强你有理,加之自己免费蹭人家当保镖,也就左耳入右耳出了。

  但夏耕的毒舌也不全无益处。

  因为他吐槽田籍世界之余,也会顺带吐槽一下田籍的战斗方式,指出不少缺陷。

  田籍不知道对方所言的“天兵”位阶究竟是个什么层次,但从对方先前一战来看,显然极具战斗素养。

  否则单凭当前境界,他无法一边倒地屠杀同为秩五的老天人。

  正好田籍最近修炼“白虹贯日”陷入瓶颈,便趁机向对方请教。

  便听夏耕点评道:“汝所展示的此招虽然境界浅薄,但已然入道,勉强能看了。”

  “若吾所料不差,此招应该是融合了吾主与‘日主’之道。”

  “齐地八神中的日主么……”田籍闻言微微点头。

  这不仅仅是因为“白虹贯日”来自刺客流派“日”,更因为他自己的阳气符改版,本来就是借用大日之势来使出此剑。

  可见其剑道之中,本来就与大日有关联。

  “既然如此,那为何我以游者御阳之法来模拟大日之势,却始终不得其法呢?”

亚搏体育app官网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