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奇幻小说 > 漫威魔法事件簿 > 第六百九十五章 酒不醉人(第一更)

第六百九十五章 酒不醉人(第一更)

  ,漫威魔法事件簿

  由于这是一次隐秘行动,旺达的突击运输艇自然不能直接降落到预订地点上。事实上旺达已经通过不朽之城的情报网络,假借参观的名义进行了预约,因此突击运输艇突破大气层跨越大西洋之后,只能降落在英国艾塞克斯郡的偏远小村庄附近,然后徒步沿着斯陶尔河附近的霍尔路前往目的地。旺达的目的地就是著名的波丽莱多里鬼屋,那座鬼屋虽然已被一场意外大火彻底烧毁,但是其名声却早已传播至所有灵异现象爱好者的耳中,就连《伦敦日报》也对其进行了大篇幅报道,甚至名声显著的“捉鬼专家”哈里·皮尔斯就专门撰写了两本书讲述波丽莱多里鬼屋的故事,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这其中也少不了灵异研究专家华伦夫妇来凑热闹。几乎所有热门灵异景点都会出现这对夫妇,旺达也在翻阅众多资料之后将其斥责为骗子。

  那座鬼屋始建于1862年,因其建造在一座13世纪的修道院遗址上而饱受闹鬼事件的困扰。包括敲打声、脚步声以及鬼魂目击。但是当时的鬼屋主人里亨斯极具幽默精神,他不仅没有受到困扰,反而新建了一座凉亭,好让里亨斯牧师以及其儿子哈里布能够在享受饭后雪茄时欣赏到鬼魂。据说其鬼魂包括了当年因为七百年前禁忌恋情而被处以极刑的修女与修士,又或者是修女与马车夫。当时波丽莱多里鬼屋名声不显,直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哈里布的继承人亨利才因为鬼魂的打扰而搬走,后来住进这座美丽的维多利亚式住宅的福斯特一家成为了鬼魂的最大受害人。

  即便如今那座建筑已经被夷为平地,但仍旧不断吸引着全世界的灵异爱好者。旺达就是以灵异爱好者的名义预约了参观拜访那些火灾之后仅存的建筑。几座长满青苔墓地和一座斑驳的灰色小教堂,教堂的彩窗画从未被阳光直接照亮过,赞颂神祇与圣人的三幅绘画失去了艳丽的色彩,显得十分灰暗。

  这只是个小任务,因此萨洛蒙顺利成章地将其交予了旺达,然后自己在家呼呼大睡。他无法拒绝魔女的请求,尤其是在家庭事务上——他在那天晚上就把两位魔女搬到了四柱大床上,当他清晨醒来之后才从黛娜那里知道了魔女下达的命令。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意,特别是当贝优妮塔一番阴阳怪气,诸如“工作比女朋友重要”之类的话之后,他也就彻底打消了强行工作的念头。按照贝优妮塔的说法,他这一整天除了上厕所都不能离开床铺。面对如此强硬的要求,萨洛蒙满口答应,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贝优妮塔穿着的那件黑色薄纱睡衣。

  “来点魔药。”他悄悄对黛娜发出指令,因为魔女看样子是要认真了。

  旺达自然不会知道萨洛蒙请假的真正缘由,她认为自己的老师只不过是因为太过忙碌才会将这个任务分配给自己。如今自己已经站在了波丽莱多里鬼屋的遗迹跟前,她自然不会把那些“捉鬼大师”们的记录认真看待。萨洛蒙已经向她无数次说明,那些所谓的灵异专家本质上就是骗子,通过重复曝光照片以及装神弄鬼的手段来为自己敛财。波丽莱多里鬼屋确有其事,但真实情况却与所有传说相距甚远——没有因为禁忌之恋死去的修女和修道士,那个时代的修女可没有那般守规矩,男女混浴在13世纪的欧洲可是常态,许多修女都不得不将生出的孩子丢进附近的河里,以免被人发现自己破坏了戒律。

  “怨灵。”在告诉牧师自己想要独自参观之后,旺达这才告诉了皮特罗自己的发现。她扶着兄长的肩膀,以免自己的短跟靴陷入满是落叶、过分柔软就像是个陷阱的草地。“怨灵作祟,但源头并不在此处。”旺达突然使用一种极为古老的语法,把皮特罗吓了一跳,以为旺达被鬼魂附身了。面对惊慌失措的哥哥,女巫这才露出了笑容。“鬼魂还没有胆量这么做。”

  她收起了雨伞,将微风和雨水挡在了看不见的屏障外,然后向皮特罗展示了自己佩戴的驱魔首饰、藏袖子里随时能弹射出去的银桩以及满弹药的手枪。这些都是上一次任务之后萨洛蒙为她准备的工具。只不过萨洛蒙也警告过她,这些东西并不是战胜怪物的主要因素,魔法才是最根本的力量。旺达自然也听了进去,只不过她所能学习的法术广度并不如萨洛蒙,在面对一些较为特殊的怪物时,这些东西比她所能施展的异能法术还要有用一些——比如看得见摸不着的幽魂、怨灵这类虚体怪物,在只施展操念使的异能法术时她并不能轻松战胜它们。

  “我现在是专业的驱魔人,你现在可赢不了我。”

  “哦!真的吗?”皮特罗也笑了笑。他很高兴看到兄妹之间的隔阂再次消失。无论是不朽之城还是复仇者联盟都去他妈的吧,旺达是我的妹妹,皮特罗心想。“那就用我们最常用的方法来分出胜负吧,你现在能猜得出我要剪刀还是石头吗?”

  “我猜是剪刀,你总是第一次就出剪刀。”萨洛蒙慢吞吞地说道。

  贞德气得站了起来,但是脑袋却撞到了四柱床,几乎让这件文艺复兴时期的古老文物差点不能继续为魔女们提供服务。原本只是决定薯片归属权的小游戏,白发魔女偏要赌上自己珍藏的白兰地好在气势上压过萨洛蒙,她要为自己几个小时前的丢脸行径找回颜面。根据黛娜的说法,她的叫声在街对面都能听到。如果不是贝优妮塔拦着她,羞愤异常的贞德说不定会拿着枪出去把所有人都灭口——刚刚从魔女学院毕业之后便被洗脑,为拉格纳教团工作了整整五百年,魔女一族的欢爱技巧全都荒废殆尽。贝优妮塔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贞德好好复习。

  事实证明,无论对象是男是女,魔女一族的技巧都极具杀伤性。

  “不准使用读心术!”贞德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几瓶空空如也的白兰地酒瓶散落在一旁,酒精与暧昧的气味充满了卧室。萨洛蒙的的确确按照贝优妮塔的要求,整天从未下过床。他和魔女已经喝了很多酒,但是距离醉酒还有一段相当漫长的距离。只不过贞德在假装醉酒方面有着十足的天赋,正因如此,她才能在结束之后避免自己答应贝优妮塔的条件的尴尬场面。在场三人都对这件事心知肚明,但却没有戳破,以免贞德羞恼之下不管不顾,大肆破坏。

  萨洛蒙可不想不穿衣服打架。

  “好吧好吧,但我猜你还是要出剪刀……看到了吧,我说的没错。”

  “你用法术强迫我出的!这不算!”

  萨洛蒙耸耸肩。

  无论如何,魔女说的都对。

亚搏体育app官网入口